首轮第三届中华梅州“客天下杯”楹联大奖赛获奖春联赏析

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: 中国楹联学会网   发布者:中国楹联学会
热度85票  浏览6731次 时间:2012年1月02日 02:50

首轮第届中华梅州“客天下杯”楹联大奖赛

获奖春联赏析

 

由中国楹联学会等单位联合举办的“客天下杯”楹联大奖赛本年度的赛事已经落幕,从揭晓的评奖结果看,今年的春联征集可谓高手林立,佳作云集,较往年更上层楼。

 

四言及五言春联的一等奖由甘肃酒泉联家苏纪利夺得,他的获奖春联为:“雪花消兔影;梅朵点龙睛。”这是一副生肖春联,上下联分述即将过去的兔年和即将来临的龙年。用动物形体的改变来描写雪花,最为谐趣的当数唐代“张打油” 《咏雪》诗:“江山一笼统,井口一窟窿,黄狗身上白,白狗身上肿。”较为文雅精巧的还有清人联语:“雪消狮子瘦,月满兔儿肥。”作者以“化腐朽为神奇”的笔力,锤炼出“雪花消兔影”五字,意境美,构思巧,蕴含丰富,洁白的雪花迷失了雪白的玉兔,同时暗喻了兔年的远去。下联“梅朵点龙睛”更是在上联的基础之上拓开新境,面对即将到来的龙年,春节便是这条巨龙的龙头,而在春节最早绽放的一两朵梅花,便为这条巨龙点上了“龙睛”。 唐代齐己的《早梅》有“前村深雪里,昨夜一枝开”之句,而此联中的梅花则仅有那么一“点”,但这一“点睛之笔”已足以使这条巨龙破壁而飞。获二、三等奖的其它5副春联也各有特色,我这里想特别点出的是湖北石首何善兵获三等奖的作品:“兔毫书福字;龙角挂春联。”上联以兔毫毛笔书写“福”字来切兔年,虽然也曾为前人所道,但在这里只是为大放异彩的下联所做的一个平实的铺垫,下联“龙角挂春联”五字,语奇意壮,神采不凡。如果春天是龙年之首的话,那么春节完全可以算得上“龙角”了,龙之两角悬挂着两条火红的春联,奇异的意境和画面又暗含着“千门万户曈曈日,总把新桃换旧符”的喜庆景象。

 

七言及九言春联的一等奖,由河北邯郸作者栗泽甫以“兔借神舟归月殿;龙携时雨下天宫。”一联夺得。作者首先从兔年中最为轰动的时政大事——神舟八号与天宫飞船对接——展开联想,上联以玉兔返回月宫来喻指兔年的结束,然后想象玉兔是搭乘着神舟飞船返回的广寒宫。下联以龙下天宫喻指龙年的到来,但有了上联的铺垫,这里的“天宫”无疑便是指“天宫飞船”了。兔年之兔是乘着神舟飞船离开,而龙年之龙却是从“天宫飞船”上携着“时雨”而降临大地,这一系列大胆的想象,使得传统和时事、神话和现实在这副精短的春联中完成了一次完美的“对接”。

 

四川成都余辉的九言春联:“佳节到来时,正开龙步;春光飞溅处,恰是梅花。”获得二等奖,此联也是以上联来铺垫,以下联来完成飞跃。前人每以“烂漫”来形容春光,但终觉虚写,此联作者大胆以“飞溅”来描写春光,给人以十足的动感,似有万道光弧在我们眼前掠过。作者最后以“恰是梅花”作结,更是让人眼前一亮,飞溅的春光似万道光弧划过天空,在最后的落点上凝结为大地上的万朵梅花,这种积极而形象的修辞方式,绝非一个“烂漫”的叠韵词可比。另一副二等奖联语为四川成都杨旭东的七言春联:“天下草根争破土;人间春水自融冰。”作者描写野草破土、春水融冰的景象,却拈出时下流行的“草根”一词,为联语凭空增加了极为丰厚的内涵,可谓妙不可言。

 

获得三等奖的3副春联皆为广东籍作者,联语同样各有亮点,如莫若廷的“梅蕊飘香开岁首;兔毫蘸彩点龙睛。”以“首”对“睛”,对偶亲切,兔毫点龙睛也寓兔年龙年相衔接之意。郑耀群的“赤兔曾驰千里路;金龙再跃九重天。”“赤兔”原为马名,字面上有“兔”,用以和“金龙”相对,构成极为工巧的生肖春联。再如陈土养的“和谐是锦心中织;幸福如花脸上开。”,以“和谐社会”与“幸福广东”两句口号相对,堪称铢两相称,“是锦心中织”和“如花脸上开”更是把政治概念兑换为文学形象,给人跃然纸上之感。

 

总之,本届征联所评出的优秀春联作品,让我们看到对联艺术和春联习俗具有很强的与时俱进的能力,相信这些佳联妙对会为广大的民众所喜爱。从更高的层面上来说,我们通过这些春联作品,看到了中华传统文化的强大魅力和旺盛生命力,看到了文化建设的光明前途,期待着明年的赛事能涌现更多更好的春联作品。

上一篇 下一篇